當前位置:22选5 > 議政建言 > 理論研究 > 正文

22选5:發揚社會主義民主獨特優勢 推進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

2019-12-28 08:33:00 作者:李肇忠 來源:廣西政協報
【字體:

22选5 www.spciq.com 發揚社會主義民主獨特優勢 推進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

中共廣西區委黨校人民政協理論研究工作站

廣西區委黨校教授 李肇忠

 

  社會主義協商民主是我國特有和重要的民主形式,其目的是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各種政治行為者通過法定程序與規則,就公共事務在決策之前和決策實施之中進行廣泛協商,最大限度達成共識,提高決策的科學性。協商民主能廣泛、真實、全程、有效地反映與貫徹民意,既能防止惡性的黨際斗爭帶來的政治動蕩、又能防止一黨執政缺乏監督的問題,還能夠避免無序參與造成的社會撕裂;通過對話協商,還可以使國家立法與政府決策獲得合法性、正當性,從而減少執法和實施決策的政治阻力;通過多方面協商,可以克服單一政治行為者理性有限的問題,從而提升決策民主化與科學化的水平,使決策更符合人民的整體利益、根本利益和長遠利益,并及時糾正治理過程中的錯誤決策。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這些優勢與選舉民主的優勢是互相補充、相互促進的,進一步發揚協商民主的獨特優勢,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是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應有之義。

 

  一、完善協商代表的選取方式,以更廣泛和有效地反映民意

 

  工業化、信息化、民主化、法治化、市場化、城鎮化、全球化,以及基于市場能力之上的利益多元化是現代化的主要內容,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意味著能有效地滿足這些“化”的要求,有效解決這些“化”造成的問題。現代化進程中的這些問題,具有更強復雜性、外部性、技術性、公眾性,因而對協商者的資格和能力的要求就更高。因此,誰來協商、誰能協商,是推進協商民主必須面對的重要問題。對此,可供選擇的思路之一是進一步完善協商代表的選取方式。

 

  民主化意味著有事好商量,眾人的事情由眾人商量,隨著民眾政治參與意識不斷增強,越來越多的人希望在與己相關的公共決策上具有發言權與表決權。因此,要基于民意選舉產生協商代表,以此來滿足人民的民主訴求。但由于現代化諸問題具有復雜性、外部性的特點,沒有一定的能力是無法準確表達利益、審議討論問題的;另外,現代化社會是利益多元化社會,某些利益群體可能無法通過選舉方式產生自己的代表。因此,要基于能力資格、專業資格推薦協商代表,以及在各界、各利益群體中推薦或指定協商代表。在民主協商中,選舉產生的代表和推薦產生的代表都要有,這樣就能夠兼顧代表的廣泛性和協商的有效性。

 

  在協商做什么的問題,尤其是重大的公共工程、公共決策上,選取協商代表時應更多地體現代表的廣泛性和均衡性,比如地域平衡性、行業平衡性,低、中、高收入階層的平衡性,性別與年齡的均衡性;在這方面,可組建協商代表參與庫。在協商技術復雜、影響關聯性高的決策問題上,以及怎么協商的問題上,選取代表宜更多體現代表的專業性,在這方面可以組建專業庫或專家庫。在方向性、原則性、全局性的重大政治問題上,對于協商主體的要求就更高,所以推薦產生的代表可占更多的比例。

 

  二、培育協商代表的理性精神,以更有效地達成共識

 

  首先,理性精神意味著不極端。協商代表應認識到,有事好商量,眾人的事由眾人商量,商量總比打架強,舌頭戰要比血戰好,不能動輒采取對抗性的極端言行。

 

  其次,意味著保底線。第一種底線是共存底線。現代化社會是一個具體利益多元化的社會,各種利益群體都要考慮彼此間的底線訴求,尊重對方生存的底線,協商不是你死我活,而是你活我也活。第二種底線是政治底線。協商主體應認識到,在中國這樣一個人口眾多、民族眾多、地域遼闊、發展水平參差不齊的超大規模社會,沒有強有力的中國共產黨領導,基本的生產、交易與生活秩序就會出現顛覆性混亂,國家治理很可能會出現碎片化狀態,發展就不能獲得長期穩定的環境;同時也應認識到,民族團結、國家統一可以使中國保持一個巨大統一的市場,保持規模效應,有更多回旋余地、有更強大耐沖擊與抗壓能力。第三種底線是法律法規。各協商主體應當遵紀守法,共同維護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并在此基礎上達成共識。

 

  第三,意味著要講理。妥協就要講理,講理就是以整體利益、公共利益為上;講理就是把自己的理由講出來,并且能讓其他協商主體理解;協商主體應坦誠表達自己的觀點、訴求和理由,勇于承擔公共利益的責任和道德責任,尊重對方,認真傾聽對方,耐心回答他人提出的問題,禮貌協商、文明協商。

 

  第四,意味著尊重規則和契約。協商前,應有一套各協商主體認可透明的規則和程序,規定與程序盡量詳細具體,具有簡易性和可操作性。協商過程中,在陳述、舉證、質疑、表決等環節上,應按事先約定的規則與程序進行。

 

  三、培訓協商專業能力,以更有效地提高協商水平

 

  有效的協商需要以一定的協商技能與協商能力為前提。一是擺事實能力。協商主體的舉證須是事實,依據具體事實舉證。二是表達能力。表達應盡量簡潔、準確和形象,讓其他主體易懂易理解。三是辯論能力,協商過程要有充分的辯論,所以協商主體應能很好地提出自己的質疑與反駁,陳述自己的觀點。第四要有風險評估能力。現代社會的重要公共決策通常是在利益沖突、信息不全、資源有限和環境復雜的情況下進行決策的,因此決策會存在工程技術風險、財務風險、社會風險、法律風險等等各種風險。所以,協商主體應有最起碼的風險評估能力。

 

  四、克服信息不對稱問題,以有效提升協商質量

 

  決策的前提是盡量掌握更多的相關信息。各協商主體掌握的決策信息越多、越真實、越詳細、越及時,協商的質量就越高。但現實政治中,各協商主體掌握的信息是不一樣的,一般強勢部門掌握的信息多,個體普通協商者掌握的信息少。所以,協商的組織者應向參與協商的人員提供與協商內容密切相關的信息資料,提供調研方便。政府掌握的公共信息最多,所以,政府信息應更多地向公眾公開,比如政府制定的法律和政策、行政主體、行政程序尤其是重大決策的程序、政府辦事效率應公開透明;還有,政府預算決算更應要公開透明,人民當家作主,體現在人民對家里的有多少錢、錢怎么花、花得值不值有知情權,公開信息會減小協商各方猜疑,增加相互信任,更容易形成共識,提高協商質量。

 

  總之,通過各種途徑進一步發揚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獨特優勢,對于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無疑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短信服務

委員履職

委員提案

提案承辦
22选5
{ganrao}